图片 1

图片 2

11月23日,中国拍卖行业协会配合财政部在京召开文物艺术品进口相关税收专题调研会。商务部、文化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国家文物局等政府相关部门一同出席。会议由财政部关税司副司长陈晓武主持。

对于文物艺术品市场而言,进口相关税收一直是困扰市场发展的重要问题。近日,在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的配合下,财政部、商务部、文化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国家文化局等六部门调研文物回流税制,倾听了来自业界的政协委员、行业协会及有关专家提出的意见和建议。这一调研释放出一种利好信号,文物回流减税有望破冰,拍卖行业或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会议听取了政协委员、行业协会、业界代表及有关专家对文物艺术品回流的情况反映,以及对当前税制的观点、意见和建议。

税收高企

财政部关税司副司长陈晓武主持会议

成艺术市场发展瓶颈

政协委员:

中国艺术品市场,尤其是拍卖市场发展不过20多年的时间,政策、模式、理念、市场环境都在不断磨合、优化。然而,税收问题一直迟迟未有实质性进展。

减免回流文物进口税收已成为共识

就目前现行《税则》来看,艺术品被列为进口商品的第21类,与奢侈品同属一类。艺术品以货物形式进口到国内要缴纳两种税,即由海关征收的进口关税,2017年部分品类的关税刚从6%降至3%,其他门类则是3%-14%不等。另一个就是进口环节增值税,为17%,这也正是业界甚为困扰的高税收所在。

财政总局关税司副厅长陈晓(Chen Xiao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武主持会议,进口相关税收一贯是干扰市集迈入的第一难题。全国政协委员励小捷认为,财政部等六大部门重视文物回流税收问题,重视收藏界、拍卖界和一些代表委员提出的问题,是响应十九大有关精神的积极行动。他认为,对于减免回流文物进口相关税收问题已成为业界共识,大家要进一步认真研究怎么降、怎么调。

如果物品以随身携带方式入境,超出自用范围数量或5000元时,将按照30%的税率统一征收进口税。除此之外,还要承担保险、运输等费用支出,海外文物回流的成本被大幅提升,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文物回流的积极性。

全国政协委员万捷指出,在当下,民间博物馆、美术馆如雨后春笋般发展,已达到1110家,应与国有博物馆同等对待,当予以税收减免政策。他特别讲到,国家既然对文物做出了出境的限制和标准,那么反过来我们应该希望和鼓励流散在海外的同等文物的回流才对。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会长余平对此深表忧虑,从国际市场看,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对文物艺术品设置低税率,促进本土文物交易市场的繁荣。相比之下,我国文物艺术品市场容易造成文物艺术品的流失,海外藏家不愿到中国境内交易,迫使国内文物艺术品经营机构向海外转移,境内买家资金也会向境外转移。

行业协会: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甘学军认为,亚洲艺术市场的份额近年正在向中国香港和日本转移。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进口环节的增值税过高,除此之外,手续繁杂、通道不明晰,在客观上都成为一道屏障。

促进文化大发展是新时代责任

与此同时,在拍品逐渐陷入枯竭困境的当下,海外征集是拍品的重要来源,也是海外流失文物回归的重要渠道。但因为税收问题造成成本高企、经营困难,藏家对此也难以承受,最终只能将这一市场拱手让给海外。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会长余平对文物回流拍卖税收问题做出梳理,明确提出:回流文物作为我国重要文化遗产应纳入《增值税暂行条例》第十五条免税范围,同时减免100年以内文物进口关税的建议。余会长从十九大有关指示精神、文物贸易属性、历史文化责任、国际市场竞争等方面阐述了观点。

北京诚轩拍卖董事长左京华表示,中国文物艺术品不是奢侈品,是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导致的文物艺术品流散。在今天国家有能力把文物购买回来的时候,关税门槛会对此造成可以预见的不良后果。

中国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张忠义认为,广大民间收藏群体到海外抢救流失文物,成本极高,不但是文物本身的价格,还要支付高额的佣金、保险、包装、运输等,国家应当鼓励和减税。他认为购买流散文物不是购买进口商品,并且文物增值与贬值存在变数。他希望此次春风送暖能一步到位,促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文物回流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甘学军指出,近年来亚洲艺术市场的份额逐步向香港和日本转移,究其原因是我们的税制问题,还有手续繁杂,通道不明晰。他建议,对珍贵文物要宽进严出,对一般性文物可宽进宽出,对外国文物要降税简政,对中国当代艺术要鼓励出口,这样才能把中国真正建设成国际艺术品流通中心。

减税已成共识

专家:

对于艺术市场来说,呼吁降税的声音从未平息。其实,主管部门针对艺术品门类的进口关税先后做过三次调整,2012年之前基本是12%,2012-2016年降为6%,2017年之后部分品类降至3%。但这几次一直围绕进口关税进行调整,17%的增值税没有涉及。

有关税法应对文物区别对待

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副秘书长靳东升认为,增值税是生产流通税、经营活动税,抵扣商品生产与流通。而文物拍卖行为并非生产流通过程,不能解释成抵扣的链条,因此产生了政策和操作上的不适应。他建议,在将来增值税立法过程中,应对文物要有所体现,目前旧货等概念不能覆盖或等同于文物。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从商品属性的角度指出,文物艺术品并非普通商品,在征税环节应与普通商品区别对待。对外经贸大学公共经济系主任徐晨建议对文物回流建立一套具有操作性、灵活性与创新性的财税方案。

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副秘书长靳东升认为,增值税是生产流通税、经营活动税,抵扣商品生产与流通。而文物拍卖行为并非生产流通过程,不能解释成抵扣的链条,因此产生了政策和操作上的不适应。靳秘书长建议,在将来增值税立法过程中,应对文物要有所体现,目前无论是古旧图书还是旧货,都不能覆盖或等同于文物。

关税问题并不只是影响到拍卖企业,很多海外竞拍的藏家,乃至于做美术馆、博物馆的企业机构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分析道,国内民间资本对文物回流的积极性和财力确实在增长,但税收仍是他们考量的元素。现在不仅是拍卖,参加博览会的古董商、画廊也希望通过议价方式把文物卖回中国,海外一些藏家也希望可以捐赠给民营博物馆,他们同样具有减免税的诉求。

中国国家画院原副院长赵榆在发言中讲述了我国文物流失、文物外交、文物创汇的历史背景,回忆了八九十年代国家对文物回流的重视程度。他认为,文物拍卖普及了历史文化,提高了人民文化水平,为博物馆提供了大量国宝级藏品,提升了中国文物的价值和国际地位,促进了大量文物回归,期望政府有关部门予以重视,制定鼓励政策。

中国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张忠义表示,民间收藏群体到海外抢救流失文物,成本极高,不但是文物本身的价格,还要支付高额的佣金、保险、包装、运输等,国家应当鼓励和减税。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认为,拍卖企业在海外的文物征集活动就好像是对外招商,国家不但要予以免税,还应该奖励。此外,他从商品属性的角度指出,文物艺术品具备旧货的特征,在征税环节应与普通商品区别对待。

据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民营美术馆有1110家,同比上年全国增加66家,国有博物馆增加46家,非国有博物馆增加20家。在全国政协委员万捷看来,如果国家税率、增值税可以改革,对民营、国有美术馆的运营都会有所帮助,这些民营、国有博物馆都可以接受私人捐赠、寄存文物艺术品,那么,企业家所创造的财富就能更大程度回馈社会与国家。

对外经贸大学公共经济系主任徐晨建议有必要建立一套具有操作性、灵活性与创新性的文物回流财税方案。方案一要考虑文物的特殊属性,国际贸易中对文化产品有特殊例外原则;二是鼓励回流,财税政策要起到对某一个行业的积极作用。三是扩大渠道,比如自贸区的展与卖;四是减轻税费,通道透明;五是丰富市场,艺术品、收藏品、古董、文物等概念要明确;六是合规进出,杜绝非法。

六部门关注

业者:

减税有望破冰

降税简政,让中国文物回家

值得欣慰的是,财政部、商务部、文化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国家文化局等六部门主动深入基层了解、倾听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文物商店、行业协会、专家学者的意见和建议,体现了对文物回流这一问题的重视和关注,传递出文物税收政策利好的一些信号。

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讲,国内民间资本对文物回流的积极性和财力确实在增长,但税收仍是他们考量的元素。他指出,海外华人收藏群体正处于换代,对祖国充满感情,希望自己收藏的文物能够回到中国,比如翁同龢后人。他还指出,现在不仅是拍卖,参加博览会的古董商、画廊也希望通过议价方式把文物卖回中国,海外一些藏家也希望可以捐赠给民营博物馆,他们同样具有减免税的诉求。

全国政协委员励小捷表示,六部门深入一线调研,重视收藏界、拍卖行业和代表委员提出的问题,这不只是工作作风的转变,更是在十九大之后新时代、新使命的重要举措,问题的最终立足点还要放在税负怎么降、怎么调上。

中国嘉德董事总裁胡妍妍认为,文物艺术品是国家文化自信的最佳物质载体,其承载的历史和价值是奢侈品所无法替代的,文物也不是超高收入人群的专利,在市场中95%是低价位的。她假设:如果减免有关增值税,国内几大拍卖公司在境外的50亿业务量或将转回国内,将会创造约2.38亿的企业所得税及代扣代缴税等,还对其他对相关产业将有1.9亿元的直接拉动。

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副司长邓超表示,这代表了中央各个部门在综合考虑文物市场的管理政策问题,适应了十九大提出的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考虑。国内文物市场资源不足,需要通过税收杠杆,让文物艺术品重新回到国内市场。文物流动起来后可以反复收税,这是一个零和倍数的问题,还可以使文物服务社会,有助于提升国际文化形象。关税问题涉及各个部门之间的政策合力,共同将市场做到更好,好处大于风险。对于业界关于税收问题的建议,财政部等部门均表示将认真研究,提出进一步完善文物进口流通相关税制的方案。

北京诚轩董事长左京华认为,征收进口税本意是保护国内产业不受外国影响,而回流文物不是外国企业生产的商品,更不是奢侈品。今天国富民强了,大家有能力把文物买回来的时候,税收却成为了门槛。她直言,税收问题就像悬在拍卖公司头上的一把剑,哪一天掉下来了,文物市场就回到过去由外国掌控的局面,由外国获利、收税和增加就业。

编辑:江兵

北京文物公司董事长李晨指出,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
GDP增长近80倍,但我们付出了很多代价,其中最大的就是传统文化的丢失。唐宋的GDP占世界领先地位,但唐宋文化更为人熟知。八九十年代,文物只有出去,没有回来。2000年以后随着中国文物市场发展,大量的文物开始回流。2010-2011年入境文物高达4万件,2012年海关严格管控以后,迅速减少。

北京保利副总经理陈零初讲,目前,文物艺术品临时进境依据1995年《关于暂时文物进境附出境管理办法》,里边提到因展览、修复、鉴定、拍卖、销售等可暂时进境,没有提及税收问题。如果按照《增值税暂行条例》规定的17%,拍卖公司则无法生存。因此,需要在政府的支持、拍协的引导下,拍卖企业才能有信心做大做强,才能把国际文化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南京文物公司总经理陈卫国在会上呼吁政府要尽快制定有助于文物市场繁荣、有利于文物企业发展的相关税收政策。

北京匡时执行总裁刘宇䤴分析到国内拍卖企业到海外征集拍品、寻找文物,受委托人的委托回到国内拍卖,是海外流失文物回归的重要渠道。因为税收的问题给企业带来经营困难,不得不放弃此项业务,致使海外藏家不再委托国内企业,国际市场份额让给了国外。

部委:

将认真研究意见和建议,提出进一步完善文物进口流通相关税制的方案

在听取大家意见和建议后,国家文物局副司长邓超指出,市场对降税的诉求体现了人民群众对文化鉴赏和传承的美好生活需要。文物是不可再生资源,需要通过税收杠杆促进贸易,拉动国内市场,创造国内收税,使社会受益,提升国际文化形象。希望各部门之间政策合力,共同促进文物市场发展。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副处长杨宝京认为,解决进口税问题实际上是解决国内流通问题。现在群众对文化艺术的需求热情很高,购买力逐渐增长,通过税收政策鼓励文物流通,把文物市场做大。海关总署关税征管司副处长尹娇表示会后将梳理文物艺术品进口渠道,支持文物艺术品事业的发展。文化部市场司林紫东提出,非文物类艺术品同样需要得到税收支持。国家税务总局货物和劳务税司孙强表示将积极配合财政部做好相关政策的修订工作。财政部文化司处长郭阳表示文化司支持对国有博物馆、民营博物馆的财政政策,今后将配合完善相关政策实施。财政部关税司副调研员史留保认为对于《国有公益性收藏单位进口藏品免税暂行规定》向民营机构延伸的建议需深入调研、了解情况,研究可行性。

最后,财政部关税司副司长陈晓武表示将认真研究与会各方提出的意见和建议,提出进一步完善文物进口流通相关税制的方案。

与会人士调研嘉德艺术中心

出席会议的还有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秘书长李卫东、艺委会秘书长余锦生,财政部关税司何奕川
、林海波;国家文物局社会文物处颜子超 ,北京市文物局文物市场管理处翁俊田
,中国嘉德法务总监刘莹,嘉德艺术中心关海亮,北京匡时助理总裁刘恩彤,西泠拍卖北京办事处王育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