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剧院宽敞舒适的剧场里,一部非常好的戏曲马上就要开演了,兴致勃勃的观众们纷纷拿出相机和手机对准即将开演的舞台拍照。忽然,剧场的服务员举着一块打出禁止拍照摄像的电子显示屏,从前面走到后面,警告着准备拍照的观众。现在的观众还是非常自觉的,看到不允许拍照的警告,只好无奈地收起手中的镜头。场灯暗了,舞台亮了,音乐响起来了,戏也就开演了,部分观众却忍不住了,镜头再次举起来了这可忙坏了尽职的服务员。他们跑前跑后,挤过坐满观众的座椅,走到不甘心的拍照观众面前,压低了声音,非常有礼貌而又严厉的要求拍照的观众把手机和相机收起来。我不知道禁止观众在这出戏演出中不准拍照,是剧团的要求还是剧场的规定,但是我觉得下禁令的人思想观念还是生活在20年甚至是30年以前。

图片 1

图片 2

禁止观众在观看舞台演出时拍照,除了是避免闪光灯对演出造成不利影响之外,主要还是考虑版权问题,怕有人把舞台上演出的节目偷走,用到自己的作品之中。甚至是怕有观众把节目私自录制下来,在创作者还没有发行视频产品时,出版盗版光碟。这种担心是应该有的,不过应该是在十几年前。最早是在电影院里,有人把刚刚上映的大片,用家用摄像机偷偷拍摄下来,刻录到碟上,摆在地摊上出售。人们把这种盗版光碟称作枪版,用来区别正规合法的正版光碟出版物。当然,正版光碟要比枪版的地摊光碟贵多了,所以枪版价钱不高,但也是遍地开花,充斥在大街小巷的每一个角落。那时的电影院里,服务员也是时刻紧盯着黑暗中的观众,寻找图谋不轨的盗版者。随着高科技和互联网的发展,这种小儿科的做法早已经绝迹。为什么?没人要!随便一个好的电影或者好的电视剧,只要家里有网络,上网看或者下载到手机、电脑以至直接在家里的电视机前面观看都行,品着香茶,吃着零食,欣赏着高清画面,聆听着立体伴音,还不误家务事,要多舒服有多舒服,谁还愿意看地摊上偷录的枪版片子呢!

戏曲惠民欢乐百姓工程,持续时间长、涉及范围广、实施力度大、百姓实惠多,一股以蒲剧为主的戏曲热潮在河东大地席卷开来、经久不息。每当演出之时,无论是城市的宏大剧场,还是乡村的露天戏台,都是人山人海、场面热烈;无论是台上的演员,还是台下的观众,都是热情洋溢、笑逐颜开;无论是剧团的演出技艺,还是观众的欣赏水平,都是天天见长、日日增高。戏曲惠民欢乐百姓工程,丰富了百姓生活,陶冶了戏迷情操,推动了戏剧发展,促进了文化繁荣,戏曲惠民正在以其不可替代的特有方式和积极作用,福泽河东、恩惠百姓。

一部预算450万元的戏曲新创剧目,包含创作费、制作费、演出费、排练费,排在最后的宣传费只有5万元,占比只有一个多点百分比;而另一个剧团预算为335.6万元的新创剧目,宣传费则只有区区2万元,占比不足0.6%。在一个各类商业广告铺天盖地、央视的广告标王动辄几亿元十几亿元甚至还在屡创新高的时代,戏曲院团如此轻视宣传推广,让人迷惑不解。

再看我们的舞台剧,有人盗版在大街上卖吗?有人卖,有人买吗?连现在的音像书店都惨淡经营,戏曲光碟市场早已大不如前喽。高科技这玩意儿你不服不行,地摊上没有出现盗版的戏曲光碟,倒是出现了一种叫看戏机的新鲜玩意儿,贵的大几百,便宜的一、二百块,一张小小的储存卡,竟然可以放几十部戏曲节目。虽说没有电影那样的高清,但是对戏迷来说,蹲在自家门口的石凳上,观看或者聆听自己喜欢的名家唱段,岂不也是赛过活神仙!节目从哪里来?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要下载多少有多少,空中大舞台就是为咱戏迷开的,完全免费!到剧场偷录?傻不傻啊,有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人吗?那不让观众在剧场拍照、摄像的目的何在呢?戏曲做为艺术品有其社会性,但也是商品,没有任何一个剧团不希望自己演出的剧目能卖出票,能有大的收入。是商品就需要让大家知道,就要做广告,酒香还怕巷子深呢,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市场经济嘛!但是,做广告要花钱,这对于捉襟见肘的戏曲表演团体来说是个两难的问题,既不愿花钱做广告,又怕没有台口没收入。遗憾的是放着现场的免费广告却不去做,这就是剧场里拿着手机拍照的观众。如今的手机可了不得,有句流行语是人人都是摄像师,处处都有电视台,只要用手机拍下来,立马就放到他的微信朋友圈了,如果朋友们再一转发,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接收到演出的信息了。这比在电视台做广告、飘字幕省钱又省事,何乐而不为。况且,戏迷的朋友圈大都是有共同爱好的人,演出信息给了他们比在电视上让无数不相干的人看到要有针对性的多。不让剧场观众拍照,岂不是自绝于观众和演出票房吗?看看,又是一个傻子的做法吧!要我说,剧场里的电子屏应该提倡禁开闪光灯,欢迎来拍照,发至朋友圈,免费做广告。其实,这就是在利用互联网的威力发挥为戏剧服务的作用。把这种做法引申开来,剧团还可以提前做一些短的视频宣传广告,免费让周围的人,包括剧团自己人,用微信在朋友圈传播,扩大剧目的影响,扩大观众的认知度。这些都是戏曲艺术跟上时代前进步伐所应该做的事情。我的微信朋友圈就经常收到大家发来的剧团演出和排练的照片,无形之中也是做了宣传广告。

戏曲惠民让演出剧团大显身手。戏曲惠民的舞台,也是剧团和演员比拼竞争的舞台。运城市蒲剧团、市蒲剧青年团以及各县剧团都拿出了看家剧目。武俊英、王艺华、景雪变、吉有芳、孔向东、贾菊兰、阎慧芳等梅花大腕的表演可谓精彩绝伦;张巨、杨燕、张秀芳、王青丽、范宝香、赵高平、李晓芳、苏鹏、闫海燕等知名演员魅力无穷;褚晓丹、南征、赵振、任玲、任盼盼等青年演员异军突起。可以说,在戏曲惠民的舞台上,梅花奖演员展示了风采,知名演员获得了砥砺提升,青年新秀则受到锻炼。在剧目的推陈出新上,各剧团除坚持演好已有的传统剧目外,还纷纷结合自身实际,立足于宣扬真善美,抨击假恶丑,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新编排了不少观众喜爱的新剧目,如市蒲剧团的《枣儿谣》《初定中原》,市蒲剧青年团的《窦娥冤》《下河东》,盐湖团的《祝你幸福》,万荣团的《薛仁贵》等,都使蒲剧剧目的题材更加多样,内容更加丰富,影响进一步扩大。

商业社会里,大到房子、汽车,小到一包方便面、一瓶矿泉水,都需要进行广告营销,各类广告方式层出不穷。互联网时代,也是注意力经济的时代,海量的商品和信息要送达目标群体,没有宣传营销是绝不可能的。即使是家喻户晓的一些产品,也需要不断投入宣传营销的经费,保证品牌的知名度不被消费者遗忘。特别是在每一件新产品生产之初,就要制定宣传营销策略,宣传推广经费成为成本的一个重要部分,纳入到预算当中。但在许多戏曲新创剧目的预算当中,不足百分之一二的经费预算似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戏曲跟上时代的步伐,还有许多事情可做。前段时间,因为搞一个项目的需要,想找老的传统剧目《唐王游地狱》的剧本看看。但是手头的剧本内容不全,许多唱词和对白都不完整。在互联网上找了一下,也基本如此,没有达到我的目的。忽然有一天在一个戏曲网站的视频节目里找到了这部戏的豫剧演出实况录像。好家伙,连续十集,每集最少也有五十多分钟。长是长了些,但是内容特别全,什么对白、唱词、人物之间的关系等等,就连大量的水词、重复的唱段都有。当然,对一般观众来说,这样的演出本是太水了,可是对我来说却如获至宝,于是下了不少功夫,硬是把其中的唱词、对白从屏幕上都抄下来,也就有了一部比较原始的《唐王游地狱》完整剧本。在整理剧本的时候我就想,难道互联网上的戏曲视频仅仅起到了一个资料保存的作用吗?如果我们把剧团经常演出的剧目都编辑成视频节目放在网站上,通过网页上给其他产品做的广告,岂不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戏曲节目和影视节目不一样,她是一种受惯性欣赏的艺术品,就是能够反复的欣赏。好比流行歌曲,可以反复的聆听而不会觉得腻歪。特别是熟悉的、听惯了的旋律,会更加深入你的心灵,久久难以忘怀。如果你在视频网站上听到、看到了某个戏曲节目的录像,往往会在剧团真的来到你所在的城市演出时,你会掏钱买票一睹真容。而且,剧场的演出效果和在电脑甚至是电视屏幕上观看的效果,那是截然不同的。有这个渠道,剧团的人们不妨试试。

戏曲惠民让戏迷大饱眼福。有了戏曲惠民这个舞台,戏迷无需远走,坐在家门口就能够全面地、完整地欣赏到全市各个剧团以及周边省、市剧团轮番演出的精彩剧目。尤其是河南省豫剧院的李树建、盛红林,临汾市眉户剧团的许爱英、潘国梁、赵梅,太原市晋剧研究院的谢涛等享誉全国的名家大腕的精湛演出,让戏迷能在短期内欣赏到繁花似锦的戏曲剧种和剧目。其低廉的票价对广大戏迷朋友来说,也是不敢想象的。

由于时代的变迁和审美方式的改变,戏曲艺术在今天本来就面临着观众越来越少的窘境。特别是在城市,戏曲表演团体不多,固定的剧场更少,仅有的一些演出常常湮没在各种各样的演唱会、嘉年华与花样翻新的娱乐方式当中,还有日益火爆的电影市场,更别提电视综艺节目和海量的网上娱乐方式。戏曲院团的一部新创剧目要想在如此众多的竞争当中获得一席之地,宣传营销必不可少。没有广告营销,就没有关注度,每次演出就那么几场,就算是演出质量再好、艺术水准再高,还没等别人知道有这么一出新戏上演,就已经下线,又如何吸引观众赚取人气?一部新戏应者寥寥,反响冷淡,令演员泄气;没有观众,就没有口碑,更谈不上收入,剧团创作新戏的积极性大受打击,反过来,又埋怨观众不支持,年轻人不爱看戏。这样的恶性循环,让本来就已经日趋艰难的戏曲处境雪上加霜。

互联网的繁荣,对一些人来说是大好事情,但是对另一部分人来说就未必是好事。就拿网购来说,有了互联网,成就了电商的辉煌成就;但是对实体店来说就是灭顶之灾。面对气势汹汹的网购和电商的冲击,受租金、人员费用制约的实体企业,只好关门大吉。但是,网购也不是人人都喜欢。就拿喜欢看戏的中老年观众来说,几乎可以说绝大部分不会去网购。且不说他们不会上网玩手机,就是成天能玩微信的人,也轻易不敢对网上看的着、摸不到的商品下单。更何况在乡下的老年人了。其实,实体店的衰落是给了我们下乡演出的剧团的一个求之不得的大好机遇。逮住这个机遇的人并不是我们剧团的人,而是看戏的乡下人。每当我们下乡演出的时候,不少当地的小商小贩就凑上来了,他们比剧团还辛苦,早早支上摊子,卖小吃、卖衣服、卖土特产俨然一个小的农贸市场。这可真是,剧团搭台,小贩唱戏,不过唱的是赚钱的戏。这种好事,剧团为啥不能做呢?演出场地的周围,就是临时的集贸市场,舞台的两边就是最好的商品售卖场地,什么日用百货、衣服鞋帽,都可以给老乡们送去,让他们看着、摸着挑选。我们可以把本地的土特产带到演出地售卖,还可以把当地的土特产带回本地销售。反正道具车上的小空地有的是,来回运费完全可以不考虑。内蒙古的皮货便宜,带回来在晋中卖;山西的陈醋、汾酒质量好,带到内蒙古、陕北去售卖。咱老西骨子里就有晋商的血液,做买卖向来是行家里手!就是在剧场里演出,我们也可以利用剧场的前厅开演前的时间,或者是演出中间休息的空挡,售卖一些剧场容许出售的商品,积少成多,也是一笔不菲收入啊。当然,办这样的流动超市,别忘了在工商部门进行登记。

戏曲惠民是振兴发展蒲剧艺术的最佳方法之一。蒲剧要发展,必须要做到两点:一是台上演得好,二是台下观众多。蒲剧有了观众,观众有了戏看,二者珠联璧合,才能促进蒲剧艺术健康持续发展。现在进剧场看戏的,虽然仍是年龄较大的观众居多,但已有越来越多的中青年观众走入剧场,成为新的戏迷。政府掏钱、百姓看戏,是戏曲惠民的核心所在,老百姓无不为之拍手叫好。运城市委、市政府全力推动,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局牵头实施的这项工程,从启动到现在,已有四个年头。这一工程的实施,不仅丰富了群众文化生活,保障了群众文化权益,也使剧团和戏剧事业得到长足发展,为发展蒲剧、振兴蒲剧,提供了积极的探索方案,对蒲剧艺术的振兴,对繁荣运城文化事业也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戏曲惠民已深入民心,产生了积极的社会影响。戏曲惠民,行之有效,极为成功,应当坚持不懈地施行下去。

这些年,各地对戏曲创作越来越重视,财政拨款与基金扶持力度不断加大,但创作和排练、场租费用的逐年增加,落到宣传上的经费却仍然少得可怜。除了客观因素,戏曲院团观念陈旧,没有宣传营销意识,恐怕是更为重要的内因。近几年的文化体制改革中,许多院团完成了转企改制的步骤,也试图努力开拓市场,却有相当多的院团仍然没有实现观念上的进步,内部管理亟待加强,规章制度有待完善,特别是没有真正建立市场意识,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没有将宣传营销作为艺术生产的重要环节,只是埋头生产。抱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老旧观念,以为排出戏来就会有观众捧场,结果却是想看戏的观众看不上戏,想看戏的时候又已经过了档期。

据说,互联网是个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新鲜玩意儿。戏剧界的能人高手多的是,可能开始我们还不了解,等到大家都认识到它的长处短项,一定会让互联网为我们很好的服务,毕竟一切东西都是为人服务的,不能让人为东西服务。

更进一步说,戏曲院团不但要舍得经费投入,还要善于宣传投入。特别是想要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就要学会用年轻人的方法。除了传统意义上的广告宣传之外,戏曲院团还要善于运用互联网带来的红利。对于戏曲剧目这类艺术产品,口碑宣传是最有效的方式,一传十、十传百,利用微信公众号,随时发布新剧目创作排练的进度、演员们的介绍和新创剧目的演出安排;利用剧团著名演员、主创的知名度,在他们的朋友圈聚起一批志趣相投的戏迷和粉丝,利用朋友圈传播,既可靠又有效;还有微博、QQ、著名博主,都可以成为新剧宣传的力量,迅速扩散演出信息,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最多的观众聚到剧场。

戏剧评论家、中国晋剧艺术网首席顾问 王笑林 / 文

互联网时代,戏曲院团也要搭上互联网+的快车,善用互联网营销手段,把具有新思维的宣传营销人才引进到院团中来,最大限度地发挥戏曲院团年轻人的作用。酒香也怕巷子深。戏曲院团再不改进观念、跟上时代,就别怪一坛好酒没有知音,年轻人都跑去喝葡萄酒了。

山西省晋剧院出品的晋剧《红高粱》首演前夕在中国晋剧艺术网的宣传展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