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随李荣湘进来一位二十多岁白净壮实的青年。李忙给双方作介绍:小张,这位是刚调来的汪易扬老师;汪老师,这位是总务处张玉海同志,由他安排你的住宿。  张玉海是本校高中一级优秀毕业生,留校搞总务工作。他向前热情握着汪的手说:欢迎,欢迎!房子已腾出来一间,只是条件差些,汪老师跟我去看看吧。  好吧。汪立即起身与李荣湘告辞。张玉海帮忙提起铁皮箱,易扬拎起行李卷,一块儿走出教导处办公室。  二人沿着东边的南北通道往后操场走去。  易扬看到,道两旁、每栋房前那一行行笔直耸立的毛白杨,不畏严寒,傲然挺立,伟岸、质朴、坚强,堪称树中伟丈夫也。便不由地问:这些杨树威武、可爱,栽了几年啦?  这都是一九五六年我们初中四、五、六级同学和老师从十多里外的焦圈一棵棵扛过来的,七八年了,都快成材当檩条啦!张玉海自豪的回答着,同时勾起对母校初创时艰难历程的回忆。  二人走到后操场,一个约有四百米跑道的运动场呈椭园形向东西两边展开,那内外两条砖砌成的跑道犹如一个硕大的光环,十分醒目。操坪内篮球架、排球网、单双杠、鞍马、吊环应有尽有。易扬这个昔日运动场上的骁将、国家准一级运动员不由得手脚发痒,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去跑几圈,练几套。  学校的最北边是东西一长溜沿围墙搭起的伸手就能够着屋檐的简易房。屋顶极薄,挡不住夏天的烈日;门窗破旧,阻不住冬日的寒风。大概只比临时搭建的棚子略胜一筹而已。正中间是经常关闭的学校北大门。  张玉海打开东头一间房门,十平方米的房间尘土累积,蛛网密布,低矮潮湿,霉气扑鼻。除有一桌一椅一破床外,别无长物。  玉海忙找来铁锹、扫帚,二人一齐动手把四壁、屋顶、桌椅木床上的尘土打扫干净,将疙疙瘩瘩、凸凹不平的屋地平整一遍。易扬摸摸桌子,发现桌面上的漆已成片地剥落下来,残余的漆色变得晦暗发黑,已认不准它当初是啥颜色了;扶扶椅子,发觉三条腿长一条腿短,咋放都不平衡;推推那张床,吱吱哇哇在叫唤,床前后错位足有半尺长。  易扬无奈地摇了摇头。  张玉海连忙说:嘿嘿,学校条件有限,汪老师迁就着用吧这些小毛病,我修理一下就中啦!说着便回去拿来斧子、铁锯、钉子、木块等物件,不是劈就是锯,又是锤又是钉,叮叮当当不一会儿功夫,椅子修好了,木床结实不叫唤了。易扬看着小张熟练的木工技术,连连夸道:真看不出,你还有一手好木匠活呢!  张玉海拍拍身上的灰尘,手上的木屑,微笑着说:嘿嘿,甭说这点修修补补的小事,我家使用的桌椅板凳小马扎都是我自己做的哩!  这么说,你是门里出身家传的手艺罗?易扬惊奇地问。  哪里,这套木工技术还是读高中时学校搞勤工俭学学会的咧!张玉海自豪的回答。  热心的小张还端来一盏带玻璃罩的煤油灯;卖给易扬一些饭、菜票,最后对汪说:汪老师,今后生活方面有啥困难尽可找我,我尽力而办我走啦!  易扬连声称谢,送出门来。  他回转斗室,思味着来馆陶这一天的见闻感受,感触良深:不知名姓的拖拉机手的无私帮助,申力志的慕名造访,李荣湘的友好善良,张玉海的热忱爽朗真切体会到馆陶人忠厚、善良、热情、纯朴的优良品德。刚踏进馆陶大地时内心产生的那股失望、沮丧之气一扫而光,精神大振。既来之,则安之,既然馆陶人民需要我,欢迎我,自己便定下心,伏下身,铆足劲,努力为之奋斗吧!  易扬高兴地哼起小曲,打开行李卷,先把塑料床单垫床上,再铺上褥子,刚想上床小憩片刻,便听隔壁门响,一阵橐橐的皮鞋声传过来。  哈哈,这么快就来上班哪?汪兄!伍宪仁人进声到。  啊!你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呀?汪惊奇地问。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就住在你隔壁呀。昨天拖拉机颠得浑身散了架,晚上没睡够,白天接着睡。你这里叮叮当当响声阵阵,惊醒我南柯梦中人!说罢,懒洋洋伸开双臂,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咱俩还真是有缘份哪!昨天同坐拖拉机,今日隔壁作邻居。有趣,有趣呀!易扬很高兴。  我住东昌府,你家鼓浪屿,千里会馆陶,天作好兄弟。奇遇,奇遇呀!伍宪仁大发诗兴。  哈哈!二人开怀大笑,闲扯起来  伍宪仁一看手表,吃惊地说:哎呀,该吃午饭啦!我有饭菜票,走,吃饭去!  不用,不用,刚才小张已带来了饭菜票,我已经买了,走吧!  说罢,汪、伍二人有说有笑地向食堂走去。  从此,每晚批改完作业,伍就来易扬斗室闲坐。易扬沏一壶茶,二人品茗聊天,尽晚方眠,倒也舒心惬意,其乐融融。  易扬是个坦率厚诚、胸无宿物、朋友面前剖腹掏心有话藏不住的人,见伍宪仁对自己特别亲近,也把伍视为知音,推心置腹,无话不谈。  开学了!  校党支部书记马若飞,校长郭冠英,教导处主任王尚白(次年兼任副校长)对汪来校任教均表示欢迎。谈话中勉励易扬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大胆工作,不断前进!有啥困难和要求尽管提出来,学校尽可能地予以解决等等。三位校领导都是革命老干部,德高望重,平易近人。说话和颜悦色,诚恳直率,使易扬如沐春风,很受感动,决心虚心学习,改造思想,努力工作,做出成绩,以不辜负领导的关心和支持!  通过与学生们的接触与交流,易扬感到中学生们一个个淳朴、诚挚、豪爽、可爱,但生活艰苦,知识贫乏,不大了解外面的世界。  当时正是强调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年代,人们有着越穷越革命,穿着越破越光荣的观念。学生们着装单调,男生冬天几乎是清一色自家做的黑棉裤棉袄,汽眼棉鞋;夏天是白对襟褂子挽腰裤,人工做的尖口鞋。女同学多留着两条大辫子,扎着喜儿式的红头绳,冬穿大花袄,夏穿小花褂,脚穿自做的绣花纳底鞋。  易扬还吃惊地发现,不少学生有生以来到过最远最大的地方就是在读的馆陶县城。据他们说,他们的母亲或奶奶一辈子只在本村附近方圆一二十里内打转转,临死连县城还没来过呢。易扬对这些纯朴而刻苦用功的同学们怀有由衷的同情和喜爱,他们太需要知识的浇灌了,太需要了解外面的世界了  此时,他才真正感受到作为人民教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确是责任重大,任务艰巨,职业光荣!感到自己到基层来,能够了解许多在高层无法知道的新情况,学到很多以前从未接触过的新知识。同时,自己应该做的工作实在太多太多了。  按照学校教务处的安排,易扬担任三个班的英语课,兼开初中班的美术、音乐课。  易扬性情慈善和蔼,讲课也温文尔雅。  他语言幽默风趣,声调和谐自然,态度慈爱安详,举止优雅端庄。加之他博学多才,旁征博引,需要时信口掂来,不用时挥之则去,能写会画,涉笔成趣,口若悬河,引人入胜。同学们听得有滋有味,全神贯注,一个个都入了迷。  他教英语课,因读英华中学(英国人办的教会学校,特别注重英语教学)时,就打下了牢固、扎实的读、写、译英语基础,加之备课认真,一丝不苟,讲课时很受同学们喜爱、欢迎。每读一课,当堂播放英语读音唱片,让学生听读、对照,以验证教学效果。当大家听出老师的音准与唱片上一致,都非常高兴、佩服。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  因易扬教的英语课发音正确,与英语唱片上音准一致,他任教的三个班同学个个喜形于色,洋洋自得,便免不了在其他班级同学面前炫耀一番。其他班的学生将信将疑,便有几个好事的过来偷听汪的英语课。听到汪老师读的课文与教他们英语的老师读音确实有明显不同,孰对孰错一时也搞不明白。到最后一放英语课文唱片,偷听课者才恍然大悟,得出结论:教我们英语的李老师发音不准;而汪老师读的课文与唱片一致,音准正确。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李老师的英语课堂上沸沸扬扬似开了锅:不是交头接耳说悄悄话,便是不屑听课搞小动作,老师念课文有人桌下吹口哨,让学生念故意猫腔狗调瞎咧咧。弄得班上秩序大乱,不可收拾,课都讲不下去了。李老师敲桌子、投粉笔无济于事,弄得一筹莫展、干急没汗,在五尺讲台上打转转。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干脆声色俱厉吼道:同学们,清静学堂,烂杂戏房。国有国法,校有校章。你们对李某有啥意见,可以当堂举手,站起来讲。不能这样无组织无纪律,你吵我嚷大闹课堂!如果再这样闹下去,我去找郭校长!  老师怒气冲冲一席话,说得举座愕然,全班顿时鸦雀无声。  报告,我有话说!稍停片刻,便有大胆者要求发言。  好好,你站起来说!李老师当然不能自食其言。  俺是农村人,不想学英文,发下课本硬让学,不学不由人。可是一篇英文念的两个味,这不是明明糊弄人嘛!  这个调皮学生哼腔拿调一番话,弄得李老师莫名其妙,一头雾水。  全班同学眼盯着老师,心中叫好,偷偷暗笑,但谁都强忍着不敢笑出声来。  你、你你说明白点,怎么一篇文章两个味,我怎么怎么糊弄人啦?一向能言善辩的李老师此时也气得语无伦次了。  就拿今天这篇课文说吧,我先听了汪老师念的课文,又听了你李老师念的课文,同一篇课文,两个老师从口型、发声、音准好多地方都不一样,一个老师一个音、一篇英文两个味!要是再让十个英语老师念出十种味道来,这英文还有啥妈X真事,这还不是糊弄人吗?!  这个么李老师略一思忖,便想好了回复的理由,你提的问题是可以理解的。这就比如食堂大师傅炒菜,几位师傅用同样的油盐酱醋炒同一种菜肴,其结果炒出的几种菜肴在色、香、味方面总不尽相同嘛!一个道理,懂吗?李老师说完,面有得色,自我感觉不错。心里想,凭你们这帮毛头小子,能难住我吗?  李老师,我还是不懂!可是,我们听了汪老师放的英语课文唱片,他读的与唱片上完全一致,你念的却与唱片大不相同。这个问题你咋解释呢?这位学生毫不让步,又将了一军,把巧舌如簧颇有口才的李老师问得一时难答,窘立台上。  他呆怔片刻,出语惊人:这个问题嘛,这个这个是这样的,汪老师当年读的厦门英华学校是英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教他的英语老师是留洋英国回来的,读的英语当然是英国音啦;我当年在上海读的是美国教会学校,教我英语的老师是从美国留洋回来的,所以我读的英文带点美国的口音呀!如此而已,嘿嘿  李老师自我解嘲的一番话,说得全班同学忍俊不禁爆发似地哄堂大笑起来。  从此,狗脖长耷拉洋(羊)式;李老师英语美国音成为同学互开玩笑的新创歇后语。  后来,校方又让易扬教高三两个毕业班的英语课,高三学生高兴得手舞足蹈,欢呼雀跃。因据前两年本校升入大学特别是大学英语系的学生反映,因在母校所学英语发音不太准,升入大学后学英语课很吃力,大一阶段几乎要重新纠正发音,学习很被动。易扬任课后,认真纠正学生的读音错误,每篇课文自己先读一遍后,再放唱片进行比较,让学生一次次纠正以往的不规范读音,直到读准为止。  为提高大家学习英语的积极性,易扬还组织了英语歌咏队,教唱英语歌,朗诵英文诗等,使学生们学习英语的热情顿时高涨起来,对于提高学生的基本素质、英语的阅读以及语言的实际应用能力收到了理想的教学效果。  在音乐教学上,易扬讲乐理,教识谱,向学生阐述音乐在个人修养、素质教育过程中的重要作用,还介绍一些中外经典音乐家的故事。从中国的聂耳、冼星海到欧洲的莫扎特、贝多芬,从约翰施特劳斯到柴可夫斯基。讲得情夺神飞,生动活泼,使学生进入一个丰富多彩的音乐世界,懂得了音乐的魅力在于使人生更加丰厚,乐而忘忧,提高人生质量,从而吸引众多学生成为音乐的爱好者、参与者。  易扬教唱歌曲选得准,选得快。往往一首新歌刚问世,易扬认为不错,便马上教学生们唱,如我们走在大路上、戴花要戴大红花、大海航行靠舵手等。往往是中学先唱起来后,这首歌才开始在社会上流行并迅速走红。同学们都很惊奇,佩服汪老师有先见之明。  影片也如此,电影《朝阳沟》(豫剧)还未公映,易扬便根据电影刊物上的介绍,率先给学生开讲座,介绍剧情,精辟评论,教唱经典唱段。待《朝阳沟》在县公映时,同学们早已知剧情,晓人物,会唱咱俩个在学校整整三年等唱段,看起电影更觉亲切,印象更深,获益更多。  学生都很纳闷,找汪老师询问:汪老师,咋得新歌没流行,你就预知它会走红?电影还没放,你就知道剧情啦?这不成神仙啦!  易扬微笑着释疑:原因很简单,处处留心皆学问嘛!因为新歌未流行前多在报纸上发表;新片未公映前也总会在有关刊物上作宣传。只要你们多浏览书刊多看报,加上准确的分析判断,也会提前早知道哇!  易扬在美术教学上更倾注不少心血。  课堂上,他不仅讲中国的画家、画派、画风及画理、画趣、画法等知识,也讲西洋画的三度空间、焦点透视、光色明暗及层次、立体感、空间感等。不仅传授技法,更重在当堂演示。他只在画龙点睛处讲解清楚,便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画起来,龙飞凤舞,粉末横飞,一个个人物形象便跃然板上,形神毕现。  同学们全都大张着眼睛,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黑板。全被汪老师那准确的线条和娴熟的技法迷住了,倾倒了。  易扬还利用壁报、黑板报向师生介绍油画、素描、速写、水彩、水粉、漫画、版画等不同画种的特征及画法。每周还在食堂窗口贴一张中外名画,并加以点评,吸引学生观赏、品评,以增强对学习美术的兴趣。  易扬还特别强调写生。  他告诉学生一个朴素而又深刻的道理:美不仅留驻于装帧精美的画册之内,更存在于天地之间;美不仅摇漾于锦绣山河之中,也附丽于茅舍、小桥、井台、村树乃至袅袅炊烟之上。只要大家留心观察,美是无处不在的。  他鼓励学生走出校门,投身大自然的怀抱。到人流如织的大街上去,到附近鸡鸣狗吠的村庄去,到翠堤绿柳、舟来船往的卫运河堤上去,到风光秀丽的田野中去随时用眼观察,用心和手去描绘。  在观察和描绘对象时,易扬要求学生要有轻重主次,不要把目之所见一古脑儿都画下来,要学会取舍,要抓住关键处,概括、提炼、集中,不仅要造型准确,而且要比现实的形更提高。除此之外,易扬根据自己的体会,给学生强调画第一感觉也就是画者对物象第一眼所得到的感觉,这感觉往往最新鲜,同时也是最整体的。他要求学生紧紧抓住它,并表现到最后完成的画面上。这样训练的结果,不仅使学生掌握了描写客观物象的能力,同时也锻炼了学生表现自己主观感受能力。因为这第一感觉已不是单纯的客观对象,而是主、客观相结合的统一体了。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在易扬的精心培育下,同学们对美术由陌生到熟悉乃至喜爱,绘画技能大为提高。后来,有两位学生走上专业美术之路:一位在易扬辅导下考上师院美术系,如今成为某省著名画家;另一位在易扬培养下考上师大美术系,现已成为大学美术系教授,著名山水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全国青联委员。

     

图片 1

李老师,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每次想起李老师,心里都充满敬佩之情。上初一那会儿,我们学校没有一个正八经的英语老师。有几个“自学成才”的老师由于不是科班出身,念出来的英语单词都是英国味加日本味,我们跟着学后更是意大利味加西班牙语,就是啥音都有啊。

     
那时对于英语课,觉得既枯燥又无味。上课时听着老师不知所云的讲解,看着课本上和汉语拼音差不多的字母,心里总在想:“真是,中国话学好得了,这洋文哪是那么容易说的?”于是,偷着看小说,趴着睡觉,学生提不起兴趣,老师也懒得管,我们的英语成绩一塌糊涂。

       
初二刚开学,我们换了个英语老师。据说刚从长春外国语学院毕业,分配到我们学校。记得第一节课,这位老师也是如实的进行自我介绍:“同学们好,我姓李,叫李晓峰,今年20岁,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英语老师,我很严格,你们必须配合我。”年龄比我们刚大几岁,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长的挺帅,唯一的缺憾是牙齿长的不整齐,有几颗虎牙。

       
刚上了几天的课,就觉得李老师和以前的英语老师有所不同。别看他年纪轻轻,我们还真有点怕,他的脸板的死死地,没有笑容。

       
李老师的教学表情太夸张。李老师的第一节课,我们就笑得不行。特别是我,看着他露出的那几颗虎牙,简直是前仰后合。李老师教英语音标,用他的表情来讲解。眼睛瞪的圆圆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告诉我们发元音时舌头应该放在哪里,还有舌头放在牙齿间应该发什么音。关键是他的表情特别认真,不论底下学生怎么笑,他还是不厌其烦的,很专注的样子。还没有老师这样教过我们呢!看着他那张得大大的嘴,睁得大大的圆眼睛和他一本正经的模样,我们都在发笑,根本没有专心上课。李老师呢,不理我们,我们笑,他像没看见,一直专注的,手势、表情并用的讲课。

       
第二节英语课,我们这些笑的同学都被李老师叫了起来,读音标,读不好,站着,再笑,站着,笑够为止。第三节英语课,我们接受了李老师的讲课表情,没有人再笑了,也有点不敢笑了。李老师还是那么认真教我们发音,有时甚至到我们书桌前告诉舌头应该放在哪里。渐渐的,我们也不再害羞了,学着李老师的样子张开嘴巴,掌握自己的舌头是顶在上颚还是放在齿边。也是慢慢的,我们喜欢上英语课,喜欢上了这个吐音清晰、讲课认真的大男孩似的老师。

       
李老师有一套严瑾的自己的教学方法。他说不能学哑巴英语。要求我们每天大声的朗读课文,并和学校争取了早上半小时的晨读时间。英语作业每天必考。他从不偏心,听写英语单词,背诵英语课文,上课提问,从前面数一个一个学生挨个来,谁也别想漏掉。不会,下节课接着问,直到每个学生都学会为止。他要求我们把英语课文必须流利的滚瓜烂熟的背下来,时不时的从课文中间提问上句让我们接下句,时不时的用汉语提问让我们翻译成英文。还给我们五十多个学生起了不同的英文名字,记得我那时叫安娜,很洋气的。上英语课的时候,提问都是叫的英文名字,我们仿佛也成了英国人。为了提高我们的英语学习兴趣,李老师自己花钱买了录音机,每天放英语磁带,英文歌给我们听。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的英语成绩不断提高,参加县里的英语比赛取得了傲人的成绩。

     
我们发现,李老师并不总是老古董似的板着脸,他在我们激情昂扬的背完英语课文或是答错问题不好意思时也会露出笑容,只不过是不露牙而已。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李老师教学认真严格,课下却和我们打成一片。他会和我们畅谈理想,唱流行歌曲,也会和男同学打球,爬山。他身材魁梧,是校篮球队主力,打起球来更帅,很多女学生都偷偷的暗恋着。李老师家住在大城市,他穿衣、吃饭、干活都很朴实。有时回到城里还给我们带来糖块、饼干,一一的分给大家。他对学习落后的学生格外关心,单独给吃小灶,要求学习好的和差一点的同学结对子,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李老师从初二教到我们初三毕业,记得我们这届英语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中考成绩也是历来学校最好的一次。很多的学生考上了外国语学校,读的都是英语专业。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李老师现在已经是桃李满天下。他也不再从事英语教学工作,而是在教委担任行政方面的领导。他的大部分学生都是英语教师,也都和他一样,兢兢业业,鞠躬尽瘁,工作在教育战线上。李老师的形象永远留存在我们心里。在今天教师节来临之际,我再一次问候一声:李老师,节日快乐!别来无恙!

图片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