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今中国画领域,随着经济的腾飞和文化的昌盛,一批又一批的画坛新人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作为艺术沃土的扬州,也崛起一批风格独标的画家,称誉当地,其中有江源、鞠伏强、徐中、刘扬山、陆太林、钟丹群等人,被称为新扬州八怪。缘何冠以此名?他们究竟与清中期的扬州八怪有什么关系?遥接衣钵还是弘扬精神?有哪些共通之处?这似乎是新扬州八怪之称能否得以成立和为世公认的的关键之点。本文拟就此问题谈谈一孔之见。

图片 1

  要阐明此问题,必须追溯一下清代中期出现的扬州八怪之历史,包括社会背景、名称含意、艺术特色和诸家成就,其中重点是弄清名称含意和艺术特色,以期与新扬州八怪相比较。社会背景,简而言之,是当时扬州新的经济因素的滋长与由之而来的绘画供求关系,为导致八怪艺术新风形成的根本原因。名称含意,有人考辨八怪,怪确实是指怪异,但八并不是数词,按照扬州方言,形容某人语言风趣,非同寻常,就说他说话蹊跷八怪;碰到难题、偏题,也说是蹊跷八怪的问题;形容人动作别扭,称之为异俚八怪;人长得不美,也说成丑八怪,总之,八怪,是奇、怪、不美的意思,故而,出生于江苏仪征(属扬州府)的汪鋆懂得此方言,在《扬州画苑录》里曰:另出偏师,怪以八名(如李复堂、啸村之类),画非一体。只点出了李鱓、李勉之类为八怪,而未肯定是八位。以至后来诸书所点扬州八怪之名,数目不一,画家也有变动,综合统计,共有15人之多,为金农、汪士慎、李鱓、黄慎、高翔、郑燮、李方膺、罗聘、华喦、高凤翰、杨法、李勉、边寿民、闵贞、陈撰,后来前八位被公认为是扬州八怪。至于诸家画风,也并不一致,所谓画非一体,但共同之处是怪、异,可以说扬州八怪是一批画风怪异、有别正宗的地方画家群体,不限于八位。

本网讯[2009/03/09]:今天,“脱略时俗开新风——南博画展之扬州八怪书画精品展”面向观众隆重展出。展览汇聚了南京博物院藏扬州画派石涛、金农、郑燮、高翔、汪士慎、李鱓、黄慎、李方膺、罗聘的书画精品59件,数量丰富、各具特色。

  扬州八怪的艺术特色,每人虽各具面貌,但仍具有较多共同之处。薛永年先生撰写的《扬州八怪与扬州商业》(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出版)和杨新先生所写的《扬州八怪》(文物出版社,1981年出版),均有详细剖析和综合归纳。审美观念上是亦雅亦俗,突破文人的雅俗观,即以画为娱则高,以画为业则陋,他们作为以文人画家面貌出现的职业画家,寻求雅俗共赏的艺术趣味,这就是世俗性;同时求新求奇,不循陈规,这就是怪异性。艺术内涵上,背离正宗,寻求异趣,具体而言,一是师意不师迹,自立门户,对古法要学,但不恪守,要突破程式,达到无法而法,这就是独创性。二是以意摄神,即客体对象之神,要通过画家的主观感受,以尚意作为主导来加以表现,而不拘泥于客观性,这就是主体化。三是以意造形,法自我立,尚意是要化物为我,化物神为我意,故不能太求形似,需要夸张甚至变形,求意足神完,出神入化,为此必须自行我法,这就是个性化。四是师法自然,为以意摄神,就必须深入观察自然,师法造化,从中体味万物神趣,达到身与物化,造化在心,使神与意融汇,形成胸中意象,这就是现实性。表现形式上,以阔笔写意法为主,笔墨纵逸,不拘绳墨,藉以直抒胸襟,传达真情;同时以意运笔,也能脱略形似,凸现神韵,这就是写意性;另外,诗书画印四结合也是表现形式上一大特色,尤其以书、印入画,使笔墨富有力度和金石味,也更显奇倔狂怪,这就是书法化和金石化。概括起来,清代扬州八怪的共通艺术特色是世俗性、奇异性、独创性、主体化、个性化、现实性、书法化和金石化,可称之为四性四化。至于诸家成就,在画风上可谓面貌各具,个性鲜明,画法并不一致,立意也相迥异;造诣上亦各擅所长,高低有别。故他们不属一个画派,也不是并称,只表明他们为同一地域、有较多共同追求的一个画家群体代表。

“扬州八怪”是清代乾隆年间活跃在江苏扬州画坛的革新派画家总称,他们的书画风格以怪着称。主要继承了明代陈淳、徐渭及清初石涛、八大山人的艺术观念和创作方法,以泼墨写意花鸟画为主,诗、书、画、印融会贯通,丰富了绘画的表现形式,赋予了作品以深刻的社会内容和独特的思想。
为满足不同层次观众对“扬州八怪”的了解,展厅中特布置了“扬州八怪”的历史背景、作者介绍、民间传说等图文并茂的知识窗,同时,从生活、平实的角度出发,南京博物院还在展厅内设置了扬州八怪纪念品柜台,让观众更加便捷地购获展览纪念品。

  以此来审视当代的新扬州八怪,尽管在诸多方面与清代扬州艺术八怪有很大不同,但在艺术特色上似乎存在一定系连,或多或少地与四性四化之特征相契合,这也许是地域文化的传承性所致。诚然,他们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即使是相契合的因素,也会有所变革和发展,传达出当代的时代气息和呈现出具现代感的艺术形式。

展览时间:2009年3月9日——4月10日 展览地点:南京博物院艺术馆

  江源是新扬州八怪之领军人物,1966年出生于扬州,1987年大学毕业,他原是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1994年创建扬州唐人书画院,任院长,1997年于中国美术学院进修山水画,1999年至2001年师从南京艺术学院周京新教授攻读研究生课程,2002年至2004年师从张立辰、郭怡琮教授攻读博士课程,2006年调至北京,现为北京朝阳书画院院长。从经历看,江源的山水,花鸟画接受过专门训练和名师指授,然其创作却不拘泥于传统和写实,而带更多主体化、写意性和书法性。他在自述的用心灵作画一文中写道:用心灵作画,纯以气行,可求画外之趣。这就是主体化:创作总在心领神会;未画时,胸次寥廓;欲画时,解衣磐礴;即画时,则纵横挥洒。正所谓胸中有丘壑,笔底自波阔。这就是写意性。笔墨是中国画的灵魂,所以,我从书法入手,以书法入画。将书法中圆泽的、有弹性的、有节奏的、干湿并用的线条,灵活运用到绘画之中,中国画才能立骨、立格。有了生动的线条,显示才会有生动的画面。这就是书法性。他的诸多作品,确彰显了这些特点。画面布局简练,突出主体,略去数节;物象脱略形似,求神求趣,尤其人物画,造型极简,甚至不绘五官,唯从动作和映衬的环境中,窥知其所为、所思和情趣、神韵;花鸟画也笔简意赅,尤其带顿挫、粗细、扭曲甚至颤动的线条,率意飞动,极具草、行的书法韵味;山水画则追求画外之趣,《一行白鹭图》突出印象最深的白鹭,《云南印象图》强调飘荡群山中的白云,《秋尽江南草未稠图》又凸现旷野丛林中依旧耀眼的黄色秋花,这些都是画家主观感受中的心印,已有异于客观的景致。故而,江源的画风,也遥接了清代扬州八怪的若干特色。

附:前言

  鞠伏强也是新扬州八怪中之年长者,1943年生于扬州,从事中国画创作和研究四十余年,现为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师。他亦以山水见胜,可与清代扬州八怪相联系的特征是主体化和个性化。他描绘的多属所生活的江南景色,如湖山胜景、春风又绿江南、虞山远眺、黄山雨后、南湖胜景等,然在展现逶迤山峦、飘渺云雾、阔江细流、茂林翠树等江南山川特色同时,又着意加重山石的坚实度,结构都比较方峻,强调山之风骨;布局也多宏阔,大山大水乃至百丈飞泉,气势磅礴,云烟亦弥漫飘动,有动荡奔腾之气,加之多作横幅,景致得以拓展,布置又较饱满,更使境界雄厚壮阔。这种山水体势已非江南之实景再现,而更多画家体察各地名山大川后的综合感觉,表现的已是自身的心象或造意,抒写的也是具个性的豪放之情。故王朝闻先生指出,他的境、意、情是得益于黄山,评曰:古今画家爱画黄山,鞠伏强的山水画百丈飞泉,气势博大,烟云飘逸,有动荡奔迈之气,可谓丰富多彩,气象万千,加之横式置陈,画境旷阔,浓淡虚实,雄厚磅礴,气势非凡。亚明先生也认为,他的山水最可见象外之象,寻味外之味,迂想妙得,而更饶深山大谷烟霞之气。另外,他的笔墨也颇具个性,善用长锋,线条富顿挫,山石纵横斫皴,树枝细勾密点,墨色渲染融和,变化丰富,奔放中见细致;塑造的物象不离形似,却凸现质和势,并强调整体的气势。可见他的笔墨功底很深厚,中西兼容,又能灵活运用,统一和谐,艺术形式颇具现代感,如《美术家杂志》主编陈先生所评:他笔墨通达,涉猎之广博,学养之丰厚,远非寻常画人所能企及。更有难能者是他自觉立足于传统文化与现代意识的交汇点,融贯中西,是中国现代水墨画走向多元,提供一个颇为可贵的参照。可见,创新性也是他的画风特征之一。

“扬州八怪”是对我国清代中期活跃于扬州及周遍地区一批风格相近的书画家的总称,或称扬州画派。

上一页 12 下一页

清代康﹑雍﹑乾三朝鼎盛,扬州为盐运枢纽,东南商业重镇。经济的繁荣,促进了文化艺术事业的兴盛。扬州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许多名士,戏曲﹑园林﹑刻板印刷﹑书院讲学﹑书画创作等艺术活动,皆盛况空前。当时的扬州,不仅是经济中心,也是文化艺术的中心。据《扬州画舫录》记载,本地画家及各地来扬画家稍具名气者达一百数十人之多,其中不少是当时的名家,“扬州八怪”即其中的声名显着者。

“扬州八怪”在艺术特色上表现出个人独特的创造力和想像力,突破传统,力求创新。在作品的题材上,他们一方面继承了文人画的传统,把梅、兰、竹、菊、松、石作为主要描写对象,以此来表现画家清高、孤傲、绝俗,另一方面运用象征、比拟、隐喻等手法,通过题写诗文,赋予作品以深刻的社会内容和独特的思想表现形式。扬州八怪在绘画风格上,主要继承了前人绘画中的水墨写意画的技巧,发挥水墨特长,以高度简括的手法塑造物象,不拘泥于枝枝叶叶的形似。在笔墨上,他们不受约束,纵横驰骋,直抒胸臆。由于他们的作品和当时流行的含蓄典雅的花鸟画风相背,所以在当时传统文人眼里,自然是书风画风不正。“正”之少则“怪”之多。

八怪之人数,按清末李玉棻《瓯钵罗室书画过目考》提出为八人,即:金农、郑燮、高翔、汪士慎、李鱓、黄慎、李方膺、罗聘,实不尽然,如华岩、闵贞、高凤翰、李勉、陈撰、边寿民、杨法等,因画风接近,也可并入。因“八”字可看作数词,也可看做约数。

“扬州八怪”艺术风格的形成深受清高僧石涛的影响。石涛提出的“师造化”、“用我法”,反对“泥古不化”的绘画思想,为“扬州八怪”的出现,奠定了理论基础,并为“扬州八怪”在实践中加以运用。故本次展览在传统的“扬州八怪”即金农、郑燮、高翔、汪士慎、李鱓、黄慎、李方膺、罗聘外,特增加了石涛的四件经典名作,希望将“扬州八怪”艺术风格的形成更加立体地展现给观众。

南京博物院院藏“扬州八怪”的作品数量丰富,各具特色,今展出书画作品共计59件,敬请观众欣赏。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杨小苑报道/拍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