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〇年中国第一次画展前言

  今年九、十月间,新加坡华裔画家林祥雄在北京举办了个人画展。这虽已是他的第八次个人画展,但却是他离开故土34年后第一次向祖国的同胞展示自己的创作成果。

  应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邀请,由我公司举办的《新加坡画家林祥雄画展》今天在北京隆开幕了,让我们表示热烈的祝贺!

  1945年出生于中国广东省潮安的林祥雄,从小便喜欢绘画。10岁赴新加坡定居,开始接受美术训练。1965年求学于新加坡艺术学院,70年代初又到法国巴黎深造。

  林祥雄先生一九四五年生于广东省潮安县,一九五六年移居新加坡。他自幼酷爱艺术。一九六五年入新加坡艺术学院学习,一九七一年至一九七三年在巴黎深造,一九七五年至一九八五年他常在西欧诸国采风,创作了大量绘画作品。一九六八年至一九八八年他先后七次在新加坡和泰国举办个人画展,一九八〇年和一九八六年出版了两本个人画集,均受到欢迎和好评。林先生历来强调艺术创作的社会化及时代精神与社会面貌的表现,主张把中国的东方艺术再现于现代化之中,使其达到民族性与国际性的完美统一。因此,他的作品不但具有浓郁的中国画特点,而且溶汇了西方绘画技巧,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其内容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林先生的艺术创作是多样化的。他不但是一位在新加坡颇有名气的画家,而且也是一位文艺评论家,并有文学作品问世。他对中华文化具有强烈的认同感和使命感,并为此已经和正在继续作出不懈的努力。林先生在海外艺坛上赢得了较高的声誉。

  这次展出的近百幅画作分为五大类:《时代篇》、《社会篇》、《现实篇》、山水篇》和《花鸟篇》。大部分是他近几年的创作。

  我们公司荣幸地在这里举办林祥雄先生的个人画展,共展出林先生的佳作近百幅。愿广大观众能从中领略林先生的艺术风采并得到有益的启迪。

  观林祥雄的画,人们不难发现其中充溢着浓厚的生活气息和强烈的时代感。他信奉社会现实是艺术创作的泉源。他的《渔民系列》、《城市系列》、《马来族生活系列》等画作,都寄托着画家对民众生活的关注与感情。《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画家访问一个西方国家有感于贫富悬殊而作。《国破山河在,何处是我家》是画家在泰国和马来西亚参观越南、柬埔塞难民营后发自内心悲痛与惊惕的呼声。

  衷心祝愿林祥雄先生在艺术上不断取得更大成就,并在弘扬中华民族文化,增进中、新两国人民和艺术家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谊方面作出更大的贡献。

  《请救救孩子吧》画的是一对夫妇无可奈何地看着三个骨瘦如柴的孩子躺在地上,背景是一片破旧不堪的茅屋。画家痛心地说:只要霸权主义者从疯狂的军备竞赛中拿出百分之几的钱用于救济难民,就可以使世界上数以百万计的人免于死亡。

  祝展览会取得圆满成功。

  也许是由于他毕竟躯骨中流的是炎黄子孙的血,因此,虽是少小离家,却始终无比推崇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他说:人,一旦忘本弃宗,便犹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他以中华民族之根作为自己的人生哲学和艺术创作的基础和出发点,十分注意汲取中国画的精髓,同时又不受传统的局限性束缚。他的作品既保持了中国画特有的气势,苍劲笔调,又在构图、透视等方面融合了西洋画的技法,既有中国画的线条与笔墨,又有西画的色彩与透视,东方情趣与西方构图相映成趣,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他的大部分作品在画面上或稀或疏或密地重叠着许多彩点,似乎要把西方印象派的点彩法引入中国画。而在一幅名为《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画作中,那粗犷有力的笔触又使人感到他是把国画笔当作油画笔在挥动,把宣纸当作油画布来作画。中国著名画家范曾认为林祥雄的作品有气魄,够气势,笔墨淋漓,气势横溢,苍劲厚重,神态生动。

中国对外艺术展览公司

  林祥雄首次举行个人画展是1968年。谈起自己的经历,林祥雄认为他的思想和艺术创作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从1968年到1971年的两次画展是探索阶段;1973年举行的第三次画展和以后的几次画展标志着他的艺术观由狭隘、苍白的个人小天地转变为与时代、社会相结合,强调艺术创作的社会性及时代精神和社会风貌的表现。这次在北京举行的第8次画展标志着他的艺术观的定型期。

一九九〇年八月

  林祥雄不仅先后出版过三本画集,还广读博览文史哲书籍,总结自己的创作实践,出版了《本地画坛的剖析与创作路线的探讨》、《刘海粟在新加坡》等艺术评论著作,以及《我见我思我写》等三本散文集。

  

  (《北京周报》:全国性对外时事政策周刊以英、法、德、西、日五种文字出版。航邮150多个国家与地区。)

一九九四年中国第二次画展前言

1991年10月31日北京

  林祥雄先生是旅居新加坡的著名华人画家,他第一次回祖国举办画展,是在1990年亚运会期间,共展出了近百幅佳作。其独特的创作个性和艺术风采给广大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四年后的今天,他又带来了富有震撼力的百幅新作。他的画着色运笔大胆,不落俗套,有气魄、有苍劲。整个画面朴拙深厚,雄奇恣肆,墨气淋漓。他在传统国画的基础上,吸收融合了西洋油画的某些表现技法,艺术上给人一种创新的感觉。他注重作品现实与思想的契合,他要表现一种充盈着血汗与自由的深厚现实。他不专门师承某家某派,亦不耽于任何法则,而总是以个人意趣为依归,取众家所长,师法自然,奋力勤习,另辟途径,独创一格。欲求达到气韵生动、骨气用笔的大家风范。

  林先生是位忠诚的海外赤子,他从小便失怙恃,飘泊异域。几十年来,他熬过许多的人生坎坷,饱尝了许多的世间辛酸,以一个孤独贫穷的青年,奋斗不懈,自强不息,成为一个艺术上的探险者和商海里的弄潮儿。他长期旅居新加坡,足遍西方社会,却未加入新籍,他始终眷恋着祖国的昨天,向往着祖国的明天。他能感时忧国,为民请命,用画笔揭露时代弊端,抨击社会丑恶,表现出一个艺术家凛冽不屈的风骨。

  林先生想藉这次画展再次举行义卖,参与中国的扶贫工作,救助失学的孩子。他已经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建立了创新基金,计划到本世纪末,在最迫切需要基础教育的贫困地区,创建100所创新小学。此举可佩,此情可感,一份忠贞,一片赤诚,他对时代有那么深切的感情,对民族有那么纯洁的情怀。

  衷心祝愿林先生神州再展获得圆满成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