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就是明代的庙堂画,极具文物研究价值……”17日,阆中市党史研究室主任李宏向笔者展示了他刚从废纸堆中捡到的宝贝——4幅庙堂画。李宏介绍,17日,他在一个收购废纸的老人手中看见这些庙堂画,当时他觉得这些画年代久远,于是花了两百元买下来。此后,李宏找阆中市名城研究会及阆中市文物管理所的专家鉴定。专家们断定:画中人物有古代神话中的火神和文殊、普贤、四大金刚等。根据这些庙堂画的规格和特征判断,这些画是明代庙宇里的画,所使用的颜料为天然矿物质,不加任何色素,几百年来没有变色,尤其是红、绿、褐、黄几种色彩格外分明,其人物的服装细节还显得有皱折,可谓中国古代最早的“油画”。鉴定结果令李宏十分欣喜。阆中市现在正在恢复清代火神楼,现代人对火神是谁,是啥模样,根本不了解,这些画的发现,对于充实火神楼的文化内涵提供了实物参考。

来源:扬子晚报 蔡震 2009.06.05

泉港新增6件明清文物

编辑:admin

图片 1

曾是厦门海关查获的走私文物,剩余86件后期也将移送泉港博物馆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两个方形石柱四面雕刻着麒麟等神兽图案

图片 5

东南网3月15日讯(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陈丽娟 谢向明 通讯员 肖咸强 庄子瑜
文/图)近日,泉港区博物馆接收了一批移交文物,都是三级的珍贵石构件:两件清代报鼓石、两件明末清初的方形石柱、一尊明代长方形柱头狮和清代人物浮雕石板。

来源:扬子晚报 蔡震 2009.06.05

据介绍,这批文物是此前厦门海关缉私局查获的走私文物,一共有92件,在省文物馆的协调下,这些文物全部送给泉港区博物馆。其余86件则将在该区博物馆新馆建成后移交。

今年6月13日是中国第四个文化遗产日,作为江苏省的重要活动之一,《汇聚历史,留存记忆——江苏60年征集文物成果展》,将于遗产日当天在南京博物院艺术陈列馆向市民展出。175件展品凝聚了南博文物征集专家60年的心血,可以说件件珍贵,个中故事说不尽、道不完。昨天,记者有幸走进正在布展中的展厅,聆听征集专家讲述这批文物的传奇经历。

两件报鼓石看起来不起眼,却是研究闽南建筑风土人情的一大见证。泉港区博物馆负责人郑庆平介绍,此报鼓石极具闽南建筑特色,它还保留着完整的底座。从雕刻纹理来看,十分精美。经专家鉴定,此报鼓石属清代,一般为大户人家放置在家门口。

5万元奖励又捐贫困小学

郑庆平说,其他的文物应该都是从北方过来的。两件明末清初的方形石柱,相对粗犷,雕刻着麒麟、麋鹿等神兽,一般在北方的建筑构件中较为多见。另一尊明代长方形柱头狮,是非常典型的明代狮子,狮头像戴一顶帽子一样,毛发比较稀疏。从材质上来看,这件柱头狮属沉积岩,也具北方特色。南方的以花岗石、辉绿岩为主。

鲁力是南博征集部的负责人,记者在他的带领下,首先来到展览大厅,瓷器类展品很夺目。南京征集的元代《龙泉窑青釉缠枝莲纹大罐》和明代《白釉“赏赐”梅瓶》是两件一级文物。“赏赐”梅瓶为明洪武朝初期官窑遗物。梅瓶造型修长,亭亭玉立,肩部有褐彩楷书“赏赐”二字,出土于南京明故宫遗址东部社稷坛内的一口11米深大井的淤泥中。

郑庆平说,这批文物经专家鉴定,都是三级文物,填补了泉港区博物馆的空白,十分珍贵,反映了中国明代和清代不同时期人类的生活方式、审美情趣及风土人情,特别是明代长方形柱头狮,针刻神形兼备,工艺细腻,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

杂件也是此次展出的重头戏。一件晚清《雕漆山水人物大插屏》十分耀眼,专家介绍说,明代以前,屏风用于遮蔽和隔断,清代开始,出现了插屏和挂屏,供人欣赏。“这件大插屏与《象牙镂雕人物大花瓶》一起是从私人手中征集来的,花了160万。”记者走近细瞧,发现镂雕大花瓶器形硕大,雕刻精美。

郑庆平透露,早在2007年,厦门海关已截获这批走私文物,因走私团伙不承认此为文物,和厦门海关打了官司。经专家鉴定确认后,因泉港区博物馆是新建馆,省文物馆便将92件文物全部送给泉港区博物馆。

在黑暗的玻璃展柜里,在灯光的照射下,一组印章更加引人入胜。“这是孙中山先生好友何澄的女儿向南博捐赠的,当时我们在她的带领下去苏州她家的园林中挖出了一个大坛罐,里面有70多件印章石料,大多为田黄、鸡血石,埋入地下是为了躲避战乱。当时只奖励给她5万元,而她又把钱捐给了一所贫困小学,值得称赞。”鲁力说,田黄、鸡血石被当作贡品献入皇宫,被雕刻成御用玺印及艺术摆件,这组田黄印章弥足珍贵。

据悉,目前,泉港区博物馆展厅设在泉港文化馆二楼。今年下半年,泉港区博物馆将搬往泉港区锦绣广场旁的文化中心三楼。

240万抢到回流乾隆佛龛

“这件《铜胎掐丝珐琅佛龛》是模仿古代建筑按比例缩小制成。看似像个八角亭,有楼阁、重檐、斗拱,梁柱,雕刻精细入微,惟妙惟肖。这可不是一件普通的文物,它可是皇家御用品,为清代乾隆宫廷造办处所制,是皇帝礼佛时用的重器。”亲自参与征集这件文物的鲁力接着说,这件文物原是从英国拍回,南博于今年花了240万从上海一场拍卖会上购得,属于回流文物,现在首次拿出来展示。花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记者问。鲁力表示:很值!当时在上海把图片发给龚良院长,他一眼就看中了。“虽然240万已经是经过多轮谈判的结果,也是要咬咬牙的。”他指着佛龛的细部说,工艺能达到如此精细的程度,很少见。估计目前市场价至少要上千万。

此次展出的青铜器年代跨度很大,有西周《青铜兽面簋》、战国《错银青铜盒》、《错银四羊簋》及明代的《宣德紫红炉》等。另外,烧制工艺源于中国景泰蓝的一件日本《七宝烧瓶》值得一看。日本“七宝烧”以明灿莹润的釉色和精致美妙的图案著称于世,据说整个制作过程需30多道工序。

120万购得张瑞图飞瀑图轴

在石器展品中,一批征集于四川的清代《彩绘人物石刻》非常生动,专家称当时一共征集了150件,花了95万。其中一对“祖宗像”十分喜庆,右侧为祖父,身着长衫,头戴圆帽,右手扶膝盖,左手持扇。左侧是祖母,双手扶膝盖,非常和蔼可亲。苏州征集来的一组清代《人物纹门楼砖雕》就更让人惊叹了。鲁力说:“4米多长,保存得这么好,不容易。要不是当年安徽老百姓用石灰封起来,你们今天就看不到了。砖雕上有小桥、小姐楼、戏台等建筑,还有40多个人物,个个栩栩如生。画面前后有7层,甚至窗户都是立体的。”为让观众看得清楚,布展时特地把白墙添加了墨汁以此突出砖雕。据鲁力说,他们为这件文物花了40多万元。

书画作品因正在做展厅的基础安装,尚未悬挂,但据说非同寻常。专家告诉记者,从北京征集到的明代张瑞图《群峰飞瀑图轴》是一件非常难得的画作。因为张瑞图留世的画作非常少,这幅画为水墨绫本,立幅长条,画中乔木挺秀,危峰矗立,奔泉急泻,乱云飞渡,笔墨隽拔苍沉,另有一种执拗之气,是张瑞图晚年所作。鲁力称为了鉴别此画的真伪,经3名国家级的鉴定师共同鉴定,此画以120万购得。

黎族树皮衣现在也很时尚

南博为了二期改扩建的新陈列馆民国馆的文物,可谓费了不少心思,“昨天刚刚拉回一批民国文物,有官宦人家、老店铺的家具。”鲁力说着带记者看一张桌子,“这是一张很特别的红木麻将桌,从南京本地征集。它的特别之处在于桌角有4个可旋转的半圆抽屉,比较罕见。”另外从苏州征集来的《嵌云石贵妃榻》造型十分优美,是专供贵妇人小憩用的。从香港征集来的《黑漆描金嵌象牙花鸟纹百宝箱》保存完好,属于20世纪上半叶制作,现在难得一见。杂件文物中,明代《黄花梨画案》和清代《竹刻“竹林七贤”笔筒》也很珍贵。

记者发现展厅中一件待布展的《海南黎族树皮衣套装》很有特色,分上衣和裙子两部分。“这是我们从海南东河乡征集来的一件民国时期的服饰。树皮衣取自内层树皮,经拍打、漂洗、晒干做成树皮布,再缝制成衣服,现在看起来也很时尚。如今树皮衣已渐渐远离黎族人的生活。但一些偏僻黎村仍有老人知道树皮衣的制作工艺。”鲁力介绍说。

拉丝不锈钢首次加入布展

为了此次征集展的效果,陈列部的专家做了大胆的突破。陈同乐主任介绍说,南博免费展出后,观众增多,对展览的要求也随之提高,“我们不断在改进布展手段,此次可以用三个特别来概括:一是以群组式将两个展厅打通,合二为一,中间走廊介绍60年来南博征集文物的历程,观众从走廊回旋于两个展厅,展品一览无余。二是首次采用LED冷光源,不仅亮度高,而且看不到灯具,到时候展厅里常规灯具全关闭,观众看到的只有展品。三是布展色彩上分绿、黄、蓝,把群组文物的特性体现出来。最大胆的是,此次采用了一些现代装饰材料,如拉丝不锈钢、喷漆玻璃等都是首次使用,为的是体现现代审美情趣。”陈主任还介绍说,此次展览不仅有南博的展品,另外还从扬州、镇江以及南京市博物馆借来部分展品,这几天陆续会进馆进入布展。

据悉,今年10月陈列部还将与考古部合作,再办一次大型的考古文物展,展示60年来江苏省的考古成就。

相关文章